Monday, December 26, 2005

Gundam Seed Destiny Final Plus 【日本戦後論】

看了Gundam Seed Destiny 的最後追加版
夜晚兩點流流,還真是(無言)。
最奇的是所謂的追加部分其實很奇特,追加版本改變前後,其中的分別,大概是拆解Gundam Seed背後思想的重要關鍵。要理解其中問題,可以先看看Final裏面的一些片斷




===========================
一些不厭其煩再次講的對白

(A)
Stella的游魂對Shin說
「我得到了過去,所以我得到了未來

(B)
議長
「誰說不會忘記過去?其實大家忘記了,所以過去永遠重復。」
...我所指引的世界...


(C)
誰殺議長?
是Rei
就是給Kira說Rei並不等同是過去的那個人


然後議長說:
[是誰開的?是Taria你?]
[不是,是Rei]


Taria艦長之後說:
[這個人的靈魂由我來帶走,
告訴...我有孩子]


(D)
新故事部分:
議長[得不到Taria]的場面的獨白
===========================

大家理解這個故事講什麽了嗎?
什麽?
還沒有?!


給一些Hint大家吧








  • 可以理解Gundam Seed爲從戰前到特別是戰後日本的社會思想;
  • Gundam Seed Destiny爲九十年代到現在日本國内各種歷史論爭問題

============================

你要知道引文對白背後的意思Bo:

  1. 大家不斷嚷[不要過去][要和平],其實是不斷將過去的記憶風化
  2. Stella的死換取的是[知道過去,所以得到未來]
  3. 議長提出的[新的故事與方向],其實是過去的幽靈,而這幽靈的復活,是比完全將過去忘記的空虛狀態還好。
  4. 比較九十年代日本國内的歷史論爭的方向,不難發現那些所謂的[軍囯主義/右翼思想]的新方向,其實不能面對這種不明朗的價值真空狀態
  5. Seed的最大特徵是主角們的毫無性格:寧願容忍這種價值真空的狀態

======================

  1. 大結局場面出現[新生孩子]從來代表[希望];奇就奇在這個孩子沒有出現過,顯得作者並非完全有希望。(順帶一提:這也是電車男最後一集會突然有個妹妹的原因
  2. [這個人的靈魂由我帶走]:過去的幽靈雖然消滅,但根本仍必須[帶走=淨化],不然會重新出現。
  3. 新故事的部分其實是講:過去的幽靈之所以出現,無非是因爲人在這個時代仍無緣無故地被逼戰鬥受到傷害。
  4. 這無非是講九十年代日本國内的情況吧:幽靈的欲動
=====(最重要的追加部分原來是...)=======

我預測最後一個的所謂新場面大概是拜山吧,好死不死我又猜中,連我自己也覺得自己可怕
大家留意這裡有兩個山(=紀念碑)可拜:而且一個是國家規模的Bo



靈魂要安撫,但不是國家那邊的大墳墓(!)
(你知道我在講什麽了吧?)


整個Destiny的問題其實就是XX神社的問題啦!
======================
所謂拜山問題,就是Shin的妹妹[無故]被殺的空虛感
由整個空虛感發展到整個[如何面對過去的問題]。

對Shin來説當然是無須什麽大義理由。
(他不用考慮以前爲什麽有戰爭的問題)





Shin的問題大概是作者對現代日本年輕人的感覺
有些叫[奧布]的東西覺得很礙眼,
轉移投入有明確目標的議長裏面去。

這就是之前筆者講過[
治療的國族主義的問題]了
======================
補充一點關於作者的猜測吧:


  1. 議長很大程度是作者群的獨白,最後議長=作者不得不死的原因也是如此。
  2. 順帶一提,Destiny裏面所謂打倒軍事工業,大概是指Bandai玩具商與各大資本主義商吧,所以做來做去都有不是作者本意吧。
  3. 不斷叫停戰,又不斷要戰鬥:沒有人比作者本人更痛苦的吧











結論
你喜歡的話,當然可以把整套東西當作
什麽AK啦、什麽什麽姐妹爭仔的東西看
我懷疑你不了解筆者上面的説話的話,
你很難有效地分析整套作品與整個當代日本社會氣色的關係

要是連這個基本觀察方向也不能意會,
也無所謂,但就不要說自己[研究動畫]好。

最後一言:ラクス様万歳!

4 comments:

Kenka said...

算吧啦, 如果整個故事只為講這些歷史問題, 而要把整個一年份故事原設定蒼白化, 路人化, 腐女化的話, 怎也不能補償......要知道兩澤寫劇本一如港漫, 邊寫邊想, 遲交稿, 前後矛盾......看小拉由天然歌姬變成女王就知道反差之大......

思兼 said...

這有什麽問題?
沒有人一開始就全部故事/論文的内容就決定好了的呀

提議你看三谷幸喜的「ラジオの時間」(爆肚風雲)

Kenka said...

另, 艦長所說的兒子不是新生, 是跟馬沙議長分手後跟別的男人生的兒子, 相片有出過場, 當然沒有任何對白.

思兼 said...

噢對呢好像出過場《--忘記了
不過自從黑澤明的羅生門以來,
大結局突然有個BB就一定有野。

另外看某BLOG的評論的評論文章,
談及製作人員的内鬥之類,
啊啊啊,引用三谷幸喜講關於Narrative的問題還蠻有用---
產品的製作過程的重要性,
遠遠不及其成品的評論。
(好鬼作者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