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9, 2005

"Densha Otoko" as national narrative【更新】

【更新部分】本文在下面

電車男・初期考察分析路向数種 版権所有

電車男的突破

・性別問題的転移:従女性到男性及「問題化」的重心転移

・階級問題的出現 (nakano-sensei提供)

・電視劇「ドラマ」的成功:劇中時間與真実時間的同調/e.g. Komike前夜

・Social Bonds的問題:horizontal weak links as sacred/無縁

・従新吸納横向的、分離的次文化群到大衆文化論述

・Nationl narrative:関於日本社会中「贖救」的問題

【不明筆者講What是正常的;有機会解釈】

===================
"Densha Otoko" as National Narrative: Recopting horizontal subcultures into the mass social imagination in contemporary Japan

要是写篇論文談「電車男」,題目用以上的(嘘)(版権所有!)当然,内容是商業秘密(笑)。
突然想起本題目的原因:

話説中秋正日,受今年日研同学及其彼氏邀請,與巳交論文的卒業生友人、JAS Major同学・助教及教授某先生(笑)作客。

午飯去某超有名中環茶楼食事(見之後才写的【美食】専欄)後,到家中拝訪。参観過後、女性的看写真(=照片)談天、男性的玩PS(三国無○4、○ガンダム等)。之後,在筆者的奇妙推薦下看「電車男」第一集。

説来,筆者還未看過第一集(汗汗)。幸好大家多也未看過,友人更能将電脳映像在電視出,影音効果一流,看得高興後就散水。帰途中與老師討論第一集的内容。

老師比較留意階級的問題,尤其当中電車男與エルメス的階級細微描写與強烈対比,在日劇中也比較少見。其性別間的叙事方法(エルメス的存在感)、或男女間的特別刻劃、其中的討論確實有趣。最有趣当然是第一集電車男在公園食Cheap野,群鴿包囲,如同動物;與正在高級餐廳食事的エルメス比較,対階級関係的著墨不尋常地多。

筆者比較留意National Narrative的大問題。尤其比較原書(以至「原版」)、電影與劇集的変化比較,不難観察電車男成為(或非常在意成為)新的大衆(Mass)話題。不難発現,重行将分散的次文化群(Sub-cultural groups)--以至文化部落(Cultural Tribes)--回帰到日本大衆文化可理解的範囲内,乃是日本研究時候必要的母題(Motif)。筆者認為日本普及文化最強力的依然是他的講故事(叙事)能力。

劇中的細微之處厲害,尤其対不同分散的次文化趣味群(以至各種各種社会隔離諸如階級等)的深入理解簡単有趣地表現到電視上的技芸(不要少看晩上10点富士黄金時間!),功力就在這裏。手法,想当然是像幻想一様的古老、簡単愛情故事:

分散了的霊魂,
必在愛中重合。

発揮以上的生命命題至如此極緻,日本普及・大衆文化・日本文明的叙事能力,令人感動也感嘆。
明知是白痴的非現実化故事;
明知是麻痺的非政治化産物;
却感動。
能怪資本世界太偽善?還是我們従来無有電車男的一点点勇気去改変?
那点勇気,不過是孟子所言的、

良心

而已?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I stumbled across your blog and found it to be pretty entertaining to read. I run a website about flat irons and would appreciate sharing it with your readers. Sedumakes the number one hair straightening flat iron in the world, and any of your readers that want straighter hair should check it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