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1, 2006

空虛的國家The Hollow Country (3) 【日本戰後論】

(I)
朋友說他今天參加了由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舉行的講座:
「我被武裝分子綁架」─高遠菜穗子親談戰火中的伊拉克
講座...
請來在2004年4月伊拉克卻遭武裝份子綁架的高遠菜穗子,
講述她隻身遠赴,救助當地的流浪兒童,
成為要脅日本撤走自衛隊的人質的情景。

另外最奇特,也是筆者想談談的是,
高遠小姐回去日本後被官方和民間齊聲斥她為「國家罪人」的事件。
據稱,高遠小姐回去日本後不斷有人打電話去罵她,
試過有路過的日本歐巴桑(嬸嬸)[meat]她。

一句說了,
就是她無視政府忠告,
麻煩到其他人(trouble-maker?)
搞[迷惑大衆]的行爲。

這個問題複雜,
牽涉我們之前提到[無責任體系]的問題
難度很高,稍稍分析。
=============================
(II)
要分析這種[無責任體系]的心態
筆者有兩個有趣的比喻
  • 師奶嬸嬸的[迷惑]心態
  • 部落土人的[拜神]心態
=============================
(III)師奶嬸嬸的[迷惑]心態

日本的[迷惑行爲]概念
約略地說,就是一些打搞人的行爲。
譬如車内打手提電話
不根據規則倒垃圾
一類打搞[公衆]的行爲。

聼下去好像很大義凜然,
但這種心態與其說是[爲了公衆],
實際上就是極端自私的行爲--
爲了保護自我其認知世界不受打搞的自保心態。

因爲有這種自保心態,
大家唯有強化社會制度的制約,
以[公衆]之名,強化各種儀式(如打招呼的日常語用),
互相制約成員在自我的空間。

一些最以[公衆]爲名的制約行爲,其實是出於最[自私]的ultimate concern(自保),而結果是一種只有最[無私]的外表的[自私社會心態];

全體人也是那樣的話,
也就是所謂的[無責任體系]的具體呈現:
大家其實是[傻下傻下]地[跟著其他人去行動]

參考:
1)這種心態的歷史形成的社會學分析,可參考
Ikegami Eiko的Taming the Samurai:Honorific Individualism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2)社會學討論當然是Berger and Luckmann的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reality

3)[傻下傻下]地[跟著其他人去行動]
乃已過身的陳特老師的金句。
=============================
(IV)部落土人的[拜神]心態

戰前思想奇人
北一輝
年輕時候寫過一本叫
【国体論及び純正社会主義】的奇書,
以社會進化論的角度
批評那些不斷主張[万世一系]的囯体論者。

他認爲,哪有人那麽傻,
會擁抱一些永遠不變的東西當是寳?
當全世界都認爲進步、變化是文明的時候,
日本卻反其道而行。

日本的心態正是:
憐むべき東洋の土人部落の酋長
(值得憐憫的東洋土人部落的酋長)

希望
自己創作的認知世界永遠不受影響、
永遠忘記這個世界其實是自己所做的
=============================
(V)
我不認爲這個心態是日本獨有。

相反,
譬如很多人當自己被批評的時候
就會搬出
[搞事分子]、[打搞公衆安寧]、
[迷惑行爲]、[打搞他人]的
大道理口號

如果只是少數人有這種心態,
那只需指出這[個]人才是垃圾即成。

但當全體也抱這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
部落大衆也跪在地下拜神的時候
你卻站起來給人看見、迷惑大衆

比較好的辦法是移民,
或者修煉某種神功。

按:如果站起來的理由也不知道,
原來是因爲其他部落的人站起來拜神而自己也
傻傻下站起來拜,責任自負(笑)
=============================
參考
空虛的國家 The Hollow Country (1)
空虛的國家 The Hollow Country (2)

一個人在途上:【她被武裝份子綁架了(1)】
一個人在途上:【她被武裝份子綁架了(2)】

1 comment:

KL said...

慶幸昨天去聽這位高遠小姐的講座。更慶幸能在香港聽到這種經歷。

印像深刻是在伊時綁匪待她十分好,而被綁架前和後待她最粗暴的、最惡劣的都是美軍。她冒險帶出來紀錄美軍所作所為的影像今日仍令我震憾、氈斗。

我們很多時不能知道,更不想知道真實的世界。我們只能及樂於倚賴傳媒、政府和大企業塑造一個世界給我們,再在這個大家都當作真實的世界上築建我們的家、學校、工作、政府、公義、善惡、對錯、真假、美醜、感情....和自己。

我們其實不是只得一個世界。她在在伊拉克的所見所聞和綁架後回日至今的的遭遇,一樣值得我們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