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4, 2005

作為香港的文化想像的「日本」

近讀政治評論二則,一篇是劉細○在明報9月23日講小泉的;一篇是黄○澤在都市日報9月22日講広島6区的堀江社長選挙敗戦。両作者也是本地Media的常客,両文章本来也無什麼特別可以評論的東西--實際上両作者比起大部分的本港評論家要好一点--可是讀両文下去,令人揺頭。

黄世○一文談広島6区選挙,講他所謂的「刺客策略」,文章只有二百字左右,但黄文的問題太多,筆者幾近毎句也能批判的様子,現只列三点:
・将「刺客策略」説得像是日本政治中固定的東西
・将前自民党的亀井説是「老奸鉅滑」
・堀江社長只敗2万票是「運気」

所謂的無知大概是如此Ba!対日本政治的基本知識幾近於零。要非如此,就不会用上「大公報式」的概念形容日本的選挙新聞。実際的問題如何,省略不談,免費教導不是筆者的宗旨(加上本Blog読者水平較高,当能自己判断問題何在)。


劉○良一文問題更大。他講小泉勝利是能否成功塑造形像問題,還用点関於乜乜感性消費的東西解釈。
・小泉・自民党本次幾近完全不理会形像問題。従之前談論選挙CM問題時候筆者説過,小泉的策就是将所有「講究形像」的民主党(等)全部打死,完全将焦点放在議政。

・当然大家可以説這也是種「形像的Symbolic控制」。問題是劉文的意思限定在一般所謂政治形像的問題等,不是具体討論小泉本次「以無Image勝有Image」的「策略」。

・本Blog読者之前也讀過,今次選挙最考究形像是「民主党」的CM,都是「唔知做乜」的「謎の広告」。筆者提過在日本,一般有常識的日人当然是選正正経経在電視面前説「我的志願是郵政改革」的小泉。劉文誇誇其談「日本年青人」被小泉的形像影響之類的説法(根拠是?),是幻想

・日本人不是白痴,所謂「美人策」(Come on, 都是Obasan)之類,証明是Media・其他党派炒作話題多於小泉的本意。

===============

筆者要談的不是両文作者対日本的一知半解(比「完全無知」更差)。其實両文章的後半,両作者皆有其主旨。黄文是想談香港「空降選挙」的問題;劉文談香港政党対形像無知等等問題。
Ok,No problem。This is what they should write。
問題是為什麼非得拉無関乎主旨的日本事例。
当然両作者也「以為」有基本認識(要不是以「日本通」自居的話),「以為」這類認識足以成為本港借鏡的地方,「以為」評論能正確比較,也就--当然--「以為」能客観比較。

筆者将解釈香港普及文化中類似行為的理論称為
【大家楽「日式」大碗飯】理論

明明好地地是想賣普通的醤汁牛肉飯,叫作「日式Shabushabu牛肉大碗飯」,感覚好像非常厲害。

明明好地地是非常合理的評論本港政治,加進本地読者一無所知、毫無共感的「紹介」,叫作「日式小泉Kaikaku政治」、「順便投射」一下「無知」的「本地政客」:看,我売的是小泉知恵,学習一下Ba!

加進「日式」味の素,豬扒飯也能変成「日式黒豚飯定食」、平凡得可以的悶蛋香港政治評論就能変成「国際及比較日本政治問題専家評論」、本来正常的Money Donation儀式成為「日本商人捐錢」。原理一様
因為,像不識字的小農一様,日本字対香港人来説,説穿了就是拿着「日式」的印鑑将自己的東西一印上「日式」,東西就突然Level Up。

香港就是如此,通街都是「日本専家」與「日本大碗飯」,Well,但通通都是Made In China的劣等貨。日本東西従来是神聖的日本人専用物。也就是為什麼像消失的信和翻版AV碟一様,香港特別多海賊版「日本専門家」與「日式大碗飯」仿製次貨。

1 comment:

Freeman said...

講得好, 有大快人心既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