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5, 2005

何秀煌教授【特急999】

昨日偶遇妙事一件,竟打擾心情一天,発現自己的修為如此幼稚。

夜来想起何秀煌教授。真是慚愧至極。

何教授是哲学系退休教授,衆多老師中我最喜歓的是他。
我是比較幼稚的人(或説是「社会不適応」的「問題児」)。
何教授却總是忍耐筆者的奇妙行為。可以説,他同様也是奇妙的先生。

系内風気是欧州言語為主,老師多操徳語之類,只有何教授会日語(他袋中總有写着日文的復習卡片)。走堂的人多的話,也会向我来個突撃日文測験,通常我也勉強能対応。

何教授従来不在意学生出席ーー除却有次「心霊哲学」的課只有我與助教出席;後来知道他当天有大概人生中最重大的問題,学生們却又好死不死全部参加活動去了。下次,他只笑不語,問大家是否有難言之隠。這又只令我増加幾分対他的尊敬。

何教授従不罵学生。対学生也多忍耐。
因為他対教育與未来従来不覚得絶望。

我喜歓睡覚,早堂的話,就是遅到。830的話,就幾乎全部走堂。
最奇妙的是,我又喜歓座在老師的前面。
何教授也不特別怪我,但就總会(in exchange)拿我来開開玩笑。
有次天気突然冷,我照例遅到「教育哲学」的1030課,却穿得擁擁腫腫。教授説
看,健康的人,天気冷也可以穿短袖
大家看見教授的短袖単衣,比較一下我,就笑起来。

又一次,我又遅到,迷迷糊糊的座到他面前。教授説
要是自然譲人是夜行動物,他的眼大概応進化得像猫頭鷹而不是熊猫
説實在,非常感激他的寛容。也非常懷念他的非直接式「教化」。
対,他不「教」;總是「化」之「育」之,譲是希望学生能自己発見自己。
因為他従来不放棄対人與教育的希望、対学生的信任。
教授不介意,大概来自他対教育的終極楽観。
=============

眼前大型的公共教育事業如果逐漸淪為社會工具的製造工廠, 而不能培養文明人性傳薪遞火的人才, 總有一天, 有心有情有志有識之士定會挺身而出, 重新為人性的教育開拓另外一個里程

他在【教育畢竟仍是種良心事業】如此写道。

如此重要的責任,真是有点沈重。何況論品格、才能、眼光、視野,無一能比;論環境,又更○○。所以那大概不是我(笑)

教育是一種良心的事業。我們不能對於教育的事業只是抽象為之, 也不能對於教學的工作專以概念行事。只專注抽象的思索, 容易引起政策上的僵硬,過分重視概念上的齊一, 很快導致制度上的死板。接下去, 就變成一大堆的報表, 一大串的會議審批, 一大籮筐的「交代」。我們現在盛行對上交代, 對下交代, 對左交代, 對右交代。但是我們卻很少見人提倡要對自己的良心交代, 對天交化, 對地交代, 而不只是對人事交代

可是如此的人今天的大学却到処也是。
難怪筆者在日本5個月貯的「仙気」(某後輩的評語)一個星期就給此地的「春威化」洗去。

讀下段,更是心寒:

試想:現在還有多少人一談到文學院需要電腦設備就緊皺眉頭?更有多少人分配起經費就無視一切,一味只以用諸理科工科或商科醫科而有效的標準,試圖加之於人文學科?(比如,理科工科容易「國際化」,商科醫科容易「市場化」,可是人文學科呢?它一定需要「國際包裝」嗎?它必須貼上「市場標籤」嗎?)這樣的做法算是什麼方法?這類方法的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的邏輯?信持這類的想法和做法的人不知有沒有想到,有時候其他學科製造出來的「精華」,可能正是人文學科想要拋棄的「垃圾」。他們可曾想過,有時在所謂「研究和發展」(R & D)的堂堂正正、輝輝煌煌的頂頂大名和赫赫稱謂之下,人類除了大量浪費資源和能源而外,更製造出多少人心人性的污染,留下了多少文化文明的公害。

誰來照顧人文的價值?──我們的憂心,我們的呼籲和我們的抗議

有心人可到教授Homepage見学。

原来,四年過去了。自己還是如此不長進?(笑)

引文一段以完結:

提起良心,現代人多抱持懷疑的態度和無力的感覺。可是讓我在這裡提醒大家:第一,對良心抱持悲觀情懷的人(只是「情」懷,欠缺「理」據)多是些有良心的人。真正沒有良心的人,是那些堷地裏肯定良心而進一步利用他人良心的人。這些人也就是把良心當工具,可以「用完即丟」的人。第二,(對於那些相信制度,不信任良心的人,我很想說:)我們當然需要制度,並且需要好制度;因此我們要修訂制度,而且要不斷改善制度。可是我們要注意:在這個世界(天國或烏托邦是否如此,我不知道)並非制度保證良心的存在,而是良心保證制度的完善運作。

3 comments:

Freeman said...

何教授真係幾有趣, 居然同你做突擊日文測驗(笑).
原來駅長係哲學系, 唔怪得會sit歷史系既課(咁講係因為好似好多哲學系都會take或sit歷史系既課).

思兼 said...

Haha,哲学系與歴史系好像従来不共○天的様子,特別是何教授(笑)

従哲学系的角度,歴史系的学生常Take或Sit哲学課(笑)(笑)

我記憶他常用「田舎」いなか 的例子。

在中大,課好老師好就有人去聴,
就是喜歓中大的風気。(茶)

有機会下次写写David Faure教授的歴史課。

Freema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