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4, 2005

作爲文化儀式的日本鐵道【座談会宣伝】

答應了以前訪問過的老朋友,出席星期六的鐵道史研究會,給一個演講。三個小時,老實說,在他們面前,有什麽好講呢(笑)日文不流暢得問題還可以解決,在座所有人對鐵道與鐵道史的認識大概都比我好,加上其實談不上開始了實際的研究(半年來都都是忙申請研究經費,汗),PhD的研究大概講不了什麽。Mphil的研究本來很有趣,但好死不死他們就是我當年訪問的人嘛(爆),難道報告給他們聼他們自己的故事?這個雖然有趣,所以預留最後一節一個小時討論時間大家談天還可以。那麽頭一個小時的發表,還有第二節的討論時間做什麽呢?想了半天。

由於只有Idea沒有Framework,拿David Faure關於公衆歷史的Record來聼,發覺我要面對的問題,還有整個研究的問題,其實與他要解答的問題,幾乎一樣,不由得把最後半個小時的内容全部筆錄下來(哈哈,有興趣的人請問我拿)。

科公的問題是:我們做(公衆)歷史的目的是什麽?是令很多人看得開心,把大家人想知的東西描述一次就行?當然不是了。他用心理學家(厲害!)的説法來譬喻歷史學者的責任,在於閲讀資料,應該提醒大家不留意、忘記了、以至不高興聼的、過去做事的理由,而不是因爲令多些人聼而影響他找的歷史資料,說一些大家喜歡聼的描述性的説話。他的工作就像心理學家,找回那些遺忘的理由,拆解現在的策略

一聼,頓覺自己前世可能修得(而忘記了)、竟然聼到如此感動的天音提點。我要做的,正是替我的聽衆找回他們忘記了的理由,説明我的工作是什麽,爲什麽過去日本的鐵道史研究不能滿足我的要求,而我要做的鐵道社會史又應該是如何的,從而我的研究計劃是什麽、作爲歷史社會學的研究生應該做什麽。我要做的東西可能不是他們最想聼的東西--有人說想聼香港地鐵的情況--(我懷疑日本的鐵道史從來就是鐵道制度化過程的一種機制--有待論證,先不論),但我有理由説明,他們(以致整個我有興趣的人與社會)喜歡鐵道、覺得鐵道重要卻遺忘了的理由,就是我要替他們找回的東西。

(當然還有排想--我發覺最近演講的能力越來越差--以前都不見得好,哈哈--很多時候是視乎觀衆反應而即時影響表現的麻煩傾向。還是要向科公的南無朋友學習:我是講給神聼的,剛巧有些人坐在那裏而已

那也我終於知道爲什麽我定的演講題目叫
「作爲文化儀式的日本鐵道」 (文化儀式としての日本鉄道)

11月20日(日)14:00~17:00
神楽坂エミール会館
鉄道史研究会
(地下鉄東西線神楽坂駅下車すぐ/赤城神社隣)
===============
預定:
頭一個小時--發表
我的研究責任是什麽?爲什麽至今的研究都不能解答我的問題?
什麽是儀式/制度?爲什麽我說日本鐵道是儀式與制度?以村上的一篇廣告文章爲例
例子:爲什麽日本講鐵道、香港講地產?
我的研究預定是什麽?

第二個小時--討論
就我的研究假設,向大家請益有什麽有用材料

第三個小時--討論
關於人類學的研究結果(也完全可應用上面的東西)/Social

1 comment:

Momoko said...

有無得錄音?
雖然聽唔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