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1, 2006

學問小心得

(一)
有人問柳田國男,是什麽原因去做民俗學(folklore)的?

柳田說:
你真的要我全盤托出的話,
那我得老實說,
因爲我八卦

(二)
有人問小熊英二,做歷史資料的編輯工夫是什麽?

小熊說:
就像行山一樣,途中看見有趣的石頭拾起來
或者經過海邊,途中看見有趣的貝殼拾起來
最後加以編排成爲一個比較有趣的故事

浪漫?一點也不。那其實是一種痛苦的工作。
我沒有興趣說[爲了興趣去讀書、寫作]
這只是一種:好聽一點是使命感,不好聼是變態。

(三)
有人問筆者,今天做了什麽?

筆者說:
今天到神保町,撈了一些有趣的書本與資料
吃了MosBurger的墨西哥包與綠茶特飲
覺得很愉快

2 comments:

藍色怨念 said...

疑問:既然是痛苦,為什麼還要去做?

思兼 said...

可參考早兩天的一篇談所謂的[怨念]與[使命感]的問題

http://omoikane.blogspot.com/2006/06/blog-post_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