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1, 2006

女王的教室與嘍儸的教室

友人問到
剛在香港播映的《女王的教室》中
是不是有丸山真男所講的[無責任體系]的影子?

不答。

理由(1)我沒有認真看過《女王的教室》
理由(2)我沒有認真讀過丸山真男

不過,

八卦來到的讀者可
參考之前寫的《女王的教室Special》(有情節透露,未看完電視版之前絕對不宜閲讀)

與其談論劇集本身,不如談論香港教育界的反應:
(A)
鮮魚行學校校長梁紀昌批評,劇集醜化教師的形象,「劇中老師穿黑衫,完全違反教師有愛心、熱情的形象,學生對住咁惡的老師無安全感,點會有心機讀書﹖」他又指,過去雖有日劇描寫「非常教師」,但均宣揚教師對學生有愛心及永不放棄的態度,「但這個老師不尊重學生,特權的觀念不但違反教育原則,還會令學生反感」。

(B)
教育評議會副主席何漢權亦指,該劇的對白及橋段均存在很多問題,「成績最好的學生才有資格同老師說話,頂撞老師又會受罰,老師普遍根本不會這樣」。他批評,該劇為求達到戲劇效果,情節脫離現實,不知不覺醜化教師形象。

(以上來自星島日報)

評:
1)報紙不完全可信,但竟然套到受訪者說出記者想他寫的内容的[被訪内容]也有責任

2)這類老師,可稱爲嘍儸;嘍儸的工作場所,可稱爲[嘍儸的教室]

3)穿衣服黑黑的,就是違反老師的印象。有趣的意見

4)我不信不是這樣:[成績最好的學生才有資格同老師說話,頂撞老師又會受罰,老師普遍根本不會這樣]。理想的老師不應該講這樣明顯大話

5)我們面對的,不單是[無責任體系],
而且是一個可被稱爲[嘍儸的體系]的教育體系
這個體系充滿了自我編織神話欺騙自己,
卻享受高薪的嘍儸們。

不(敢)面對地獄般現實,
如何談論教育理想?
教育理想與改革不是空想,
那是建基於對地獄現實的之上。

最後送上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會長張文光的說話作爲飯後甜點
「任何有常識的人都會覺得這個老師完全不近人情,違反教育精神。」但他認為,該劇剛開始播映,不應太早下定論,他呼籲家長應陪同子女一起觀看。

個人對張文光沒有特別的反感,
但既然是任何有常識(什麽常識?他原來知道日本的老師不會是這樣?笑)
據我看,應該是子女陪同家長觀看呢。

1 comment:

Gaku said...

不過現實係成績好既學生是有特權的, 至少老師對這類學生總是特別寬容, 即使在做了一些正常情況下不容許既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