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02, 2007

新年快樂

各位新年快樂

要寫的東西很多。

大邪神本子Komike 71的配額已經完賣。
在某方面而言極端現實的Komike中算是個小奇跡。

個人的立場是在公開場合不便多說私人事情,
對所有參加計劃的、幫忙過的、購買的讀者十分感謝,
畢竟嚴格來説這邊除了發起之外實事還不怎麽多做。

高興的是收到很多有趣的意見與不同的感受,
這個兩個星期有空慢慢寫,有興趣的繼續這邊的留意報道。

下次發賣應該是月尾關西的Comic Treaure(委託),
然後是臺灣FF、香港CW,
大部分都是配額極端有限,
有興趣的人就多加留意了。

X X X

一連幾天Komike71的發賣與活動實在累到極點,
今天才有空好好讀畢買來的Fate/Zero(由虛淵玄執筆)。

連續三天Typemoon都排上幾千人,
就算今次因爲售賣邪神本而有幸三天都用Circle Ticket入場,
9點的時候還是有上千人[内部預先排隊],
之後在後面的都是排了一整晚通宵的一般入場人士。可怕。
有史而來用最快的購買速度也要吃西北風吃上1個半小時。

定價1000yen本(Komike的連書簽、特製冊子,給每三本送一個紙袋),Yahoo最高竟然炒到天價2万Yen一Set,
平均到K-books等也要6000-10000Yen,可怕。
單是要解釋這一社會事實大概也要死掉很多腦細胞。


故事方面嘛。。。。。。。。大家有機會看了才說。
除了說虛淵玄是個絕望老師還是不多作説明好了。



「たぶんあの人は、あなたの時代の、あたなを囲んでいた人たちに対して腹を立ているのね。小さな女の子に"王"という役目を押し付けて良しとした残酷な人たちに」
「それは是非もないことでした。岩の剣を抜くときから、私も覚悟を決めていた。」

「……そんな風にあなたが運命を受け入れてしまったのが、なおのこと腹立たしいのよ。その点にいついてだけは、他でもないアルトリアという少女に対して怒っているかもしれないわ」
「……」

・・・

「それは出過ぎた感傷だ。私の時代の、私を含めた人間たちの判断について、そこまでとやかく言われる筋合いはない」
だから黙っているのよ。あの人は。

(Fate/Zero P.158/ my emphasis)

「本を正せば優しい人なの。ただ、あんまり優しすぎたせいで、世界の残酷さを許せなかったのね。それに立ち向かおうとして、誰よりも冷酷になろうとした人なのよ」

(Fate/Zero P.162)


「大概那個人對你所在的那個時代, 對那些包圍著你這這樣一個小女孩讓她當上"王"這個角色的那些人, 生氣到不得了吧。」
「沒關係的, 當我拔起石中劍之時我已經有所覺悟。」

「……你如此接受了命運就更令他生氣了呢。只就這點, 他惱的可能不是其他人, 而可能是生這個名為アルトリア的少女的氣嘛。」
「……」

・・・

「這是太露骨的感傷了。他根本沒資格對於我的時代與包括我在內的人的判斷說三道四。」
所以他才沉默不語。」

(Fate/Zero P.158/ my emphasis)

「從根本上來說他是個很溫柔的人。但因為太溫柔了, 他才不能容忍這個世界的殘酷啊。面對著這般的世界, 他變得比誰也更冷酷啊。」

(Fate/Zero P.162)
(感謝Kenka大大翻譯;略有修改~)

明白的就會明白。
這是個約定的絕望的故事、與約定的救贖的故事。
umm,看好的作品,悠然與好的作家談話一樣。

2 comments:

kenka said...

本傳不是說切嗣跟saber說過無關戰鬥的說話, 只有三句嗎? 上述對白是誰跟saber說的?

kenka said...

「大概那個人對你那個時代, 包圍著你, 把一個小女孩推上當王這個角色的那些人, 很生氣呢。」
「沒關係的, 當我拔起石中劍我已經有所覺悟了。」

「……就這樣子接受你的命運更令他生氣。就只這點, 他惱的可能不是其他人, 而是名為アルトリア的少女に」
「……」

・・・

「這是太露骨的感傷了。他根本沒資格對於我的時代與包括我在內的人的判斷說三道四」
所以他才沉默不語。
(Fate/Zero P.158/ my emphasis)

「從根本上來說他是很溫柔的人。只是因為太溫柔了, 他才不能容忍世界的殘酷。面對著它, 他變得比誰也更冷酷」
(Fate/Zero P.162)

我知道是誰發言的了, 難怪他的主人能召喚sa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