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01, 2006

世界的片言隻語 =淨化=

雜感數則
1/ Love Someboday Tonight
2 /to U--Bank Band with Salyu
3/ Disillusion

1)“Love Somebody Tonight”

重看[跳躍大捜査線],
最感動的是[跳躍大搜查線]的片尾曲。

好聽的歌(尤其在深夜),
雖然歌曲本身與節目内容似乎關係不大,
但卻有親和性---人在社會的孤獨與理想。

年内住在台場,(又Somehow有些事情)
看了這個感覺更大。
全片如同燒味拼盤,
都是假得不能再假的意識形態的堆積物,
但拼得如此精美,
吃下去還是感動,
能成功拆解還是滿足。

筆者思疑,[跳躍大搜查線]全片只是爲丸山真男的[無責任體系]論作注腳。

一套令(對日本有感覺的)人感動=有感覺的片子。

年前跟日本的友人談起這個。
大家都是東大教育社會學的博士生,
個個研究範圍都不同
(1950年代的教育改革、便利店員工的訓練、
高校老師的意識、幼兒園的老師文化等)
但似乎受到筆者的啓蒙?(笑)
面對筆者看完這個[跳躍大搜查線]提出的一個疑問而語塞:

什麽是「現場」(げんば)?

看不同的電視、電影字幕翻譯,
這個[現場]的概念,消失得無影無蹤。
沒有[現場]的翻譯,根本就是沒有了全片的中心主題,
於是乎除了日本觀衆,無人知道這個片子在講什麽。

經過三個月、五個人的共同苦鬥(?)
加上筆者的諸般奇妙提問與觀點,
把五個不同的視野放到共同的框架。

(最後還用了網野善彦的[無緣]與丸山真男的[無責任體系]去拆解,
有機會在這裡談)

個人認爲把這個概念拆得相當透徹。
最後大家合力寫好了一篇很一般的論文刊登:
什麽叫[現場]

---那就是
日本對[團體]的愛恨交織、
理想與現實的戰場、
人與社會的顯現點。

有興趣讀的人問筆者拿(看看有無機會翻譯作中文?)

2)To U- Bank Band with Salyu

[TBS 23點新聞 筑紫哲也]的主題曲

--對,整個日本最後良心、
筑紫哲也新聞報告的Theme Song
嫌研究日本戰後思想麻煩,聼這首歌就好了。

順帶一提,Salyu爲最新電影[地下鉄(メトロ)に乗って]
唱主題曲プラットホーム(Platform)
(糟糕了,回來之前趕不及看這個)
論文最後一個章節的材料可真是某哲學家話齋:

[真理如同彩虹的玻璃碎片碎得一地都是]
----執死我也


3)Disllusion

Fate/Stay Night 動畫,主題曲

Fate/Stay Night中心思想是放 --dis--illusion是也
(雖然大家不斷擁抱這個作品,也算是諷刺)

昨天又是傻傻地走去上科大衛的中國社會史Seminar
---正是不懂中國、不懂歷史、更不懂社會的筆者 XD
老師幾句片言,
如同解咒魔法(Disenchanting),
又是打動人的心靈的、
替社會淨化的、一種遺忘的破除語言魔障交織的Dispel Magic。

我們似乎不斷中了一種名為[正統化]的法術
令我們把歷史故事都調轉來講。

我們該問的,是問編寫那份族譜的人,
他的材料與資料從何而來?
我們該問的,是問爲什麽明明人人都不做的東西,
大家口頭上都說自己正在做?

因應實際需要,
利用文字魔法所精煉而成的族譜,
把不同的Clan都幻化成有共同太公的Lineage,
而且大家也都在做的話,
就是一種世界性的魔法。

要是人類社會有任何道路(the way?)
那麽似乎我麽該做的,
是依靠語言去破解由因亂用語言與文字所導致的魔幻化。

我懷疑,
我喜歡看古畑任三郎與聼科教授講授的理由,
都是他們那種令人着迷(re-enchanted?)的、
邊說故事、邊找[真實]的一種小朋友式的、
真摯與聰明的[認真地遊戲]的心態。

令筆者佩服的幾個老師,都善於這種Dispell的内功心法。

按:不狡詐(cunning),不要讀歷史。真的。

1 comment:

von Danneberg said...

那, 要幾cunning/奸呢? (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