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1, 2006

講座三味:御宅、天皇、鐵道

今天整天奔跑開壇作法,可謂回去日本前的最後衝刺
(糟糕的是論文哦。。。orz)
頗值紀念,特書一下,包括:
(1)下午筆者的御宅講座
(2)晚上教授的天皇講座
(3)飯後衆人的鐵道談論之夜
========================
(1)御宅與電車男講座

跟上個星期的講座一樣談談對Otaku的看法,
但這次在城大應用日語系講。

不同的除了是上個星期以英文講(今天用廣東話)這些語文問題,
上個星期面對20個完全不同文化背景的交流生+本地生,
這次面對一百多個對日本流行事物頗爲熟悉的本地同學,
要引得哄堂大笑難度大幅降低。

----well,我開始發現我講課的各種神態、方法等,
幾乎能夠講得出是受到哪個老師影響的。
除了太公,今天似乎最受到某棟督笑第一的呂XX影響(茶)
Anyway,比較起上個星期,
雖然電子儀器通常在這個時候比壞,
但觀衆反應不錯就是了----

内容大抵是一邊講古
一邊説明爲什麽我們明明不知道誰是Otaku,
卻竟然令我們創作並在短時間相信了這個Image與概念來看世界,
成功在聽衆的心靈播下思考的種子,也算成功。

除了感謝邀請的老師與同學,特別感謝Max先生與某應考網友。
==========================
(2)晚上教授的天皇講座

之前已經介紹大概過内容(參考這裡
實際要日本學者英文交流大家也有點吃力,
這個世界有漢字哦!
朋友時候說:對我們這些中華文化圈的人,
有了漢字,這個世界多了一重真實感(sense of reality)。

當在黑板寫上「囯体」再寫「國體」,
教授會心笑一下、樓下(知道的就知道的)聽衆也笑一下
那一下的Feeling,道盡了近代日本歷史的悲哀哦:
日本近代史,
就是用文字與儀式搞出來的一整套暈眩魔法
不懂魔法的語言,只剩下羅馬拼音,
根本不能「入到個Mode/世界觀」。

----套近來香港流行的龍X台的腔調,
一黑板的漢字就是一種文明的歷史啊 XD

當然,對初心者來説,要理解教授的切入角度頗困難,
更何況有語言的阻礙。
要是能夠體會,他的切入角度從來都是一股令人醒神清風。
可幸修課聼講的同學中也不乏預先走上網看看講者是誰的人。

其實,要是MA歷史系的同學之前
聼過科太公在他們必修課中講「國家與儀式」
大概不難理解今天其實在弄什麽,當能自行融會貫通。

除了感謝各位安排的老師,
特別拜謝忙碌中而來的湯Sir與各位朋友。

===========================
(3)飯後衆人的鐵道談論之夜

講座後大家急急腳走去衆志吃飯(還忘了問大家收飯錢XD)
飯菜豐盛美味而大概每人平均不到30文
可真嚇壞教授。
飯後被阿姐趕(真對不起各位阿姐阿叔員工要他們趕工)
在衆志門外就談天。

有某秋田書店主、某同人作家兼建築師、某都市社會學家、
某香港鐵道迷應考生、某政府公務員代表、加上CR社長、老師與筆者,
盡力解答教授各種奇妙的鐵道疑問。

老實說,在大學一班人談人生、談文化、談政治大概還不難見,
在大學裏一班知識人(僞)+趣味人
認真地思考自己社會的火車其實是什麽,可謂罕見。

其中提出的問題大概有:

a)爲什麽唯獨是馬鞍山鐵道是右上左落?

從「大圍車站方便轉車」一說,
論到整間KCR與香港政府的政策,
到韓國人如何對抗日本殖民時代的地鐵遺物,
到1960年代港英政府的鐵道大計,
到香港人爲什麽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事情的殖民地意識問題。

b)爲什麽香港地鐵與火車是五度門而不是三度門?
爲什麽大家寧願喜歡搶位子遊戲,而不多弄一些椅子?

c)中國大陸的火車他日會直通香港嗎?

d)爲什麽香港KCR不多弄一些車站,並弄多一些快速飛站列車,不用那麽多巴士接駁?

e)MTR與KCR那些[列車還有X分鐘到達]的告示板,爲什麽引進?

f)我們沒有過意識以上的問題,但MTR卻是全球其中最好賺的地鐵公司。

g)鐵道趣味是什麽?日本人的火車又是什麽一囘事?

要答以上的問題答得Make Sense,原來很難。
(其中討論過答案,有空再説)
一臺人日語、英文、廣東話亂飛,
我們意識到我們不敢說自己懂很多
更加意識到我們從來沒有意識過很多問題是很問題---這事情更奇妙。

再多套一次近來香港流行的龍應X的腔調
------用文字與鐵道,
今晚我們嘗試用文明來説服人

2 comments:

渡瀨公一 said...

果然... EVENT之後餐飯先係重頭戲...
好可惜我黎唔到頃鐵路既野~~ T0T

阿湯 said...

社長明天回鄉,再度重投論文的人間煉獄,唯望早日超生,逍遙瀏港--論文要坐直通車,雜說最好就要站站停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