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評論基本解説:批評與評價的意味

(更新:我對AuYeung先生最新的回應在
通往天國之血路 可以找到,
以下文章只是通論供諸位討論之用)

做文藝/電影批評的行内人都了解一點:
如非絕對地對某作品有完全的共感(更莫說100%了解),
不要負面評論。

原因不是因爲評論人不能單靠個人的感受去論述一套作品好壞與否,
更非一些人所認爲的什麽客觀/主觀論,
而是因爲文藝/電影裏,
一篇採取對作品負面立場的批評與評論,
其好壞内行人一看就知道:
因爲這最考評論人的功力。

某近來被熱烈討論的一篇評論,
(先姑且不論我們對[評論是什麽]有無共同的了解)
無論立場,許多人不約而同有以下反應:






反fate那俩文写的真烂……
空泛和主观都到达了一个境界了。

出處在這裡

這個反應點中了要害。
對作品的反應不同,
並非因爲(所謂的)不同人有不同感覺之類(語意混亂、空廢的文字堆所說)的所謂問題。
最大問題是:
評論人幾乎不能主動把自我代入他者/作品的世界。

很多人認爲,
能否代入一套作品,是作品的功力所決定。
誠然這是事實;
但這裡所要考究的問題是:
一個負責的評論人,無論好壞,
他的工作就是代入他要評論的作品。

一些姑且稱爲「報紙雜誌星星評級制」
的一類常在媒體發現的所謂評論
把各類所謂客觀的東西分開評析
然後又總体的給一個大約的分數或評級或評價。

這樣的評論最爲失敗。

我們或可說,
這樣的評論搞錯了評論之爲評論的最重要目的:
評論不是評論人給與其他人一個指引的先知,
他的責任只是一個翻譯者的責任,
作爲兩個世界(作品與讀者/看官)的溝通橋梁。
而作爲一個評論者的最重要條件,
就是他的代入力與同情理解力
(學術用語就是個體與個體的intersujectivity)
------他的理解能不能穿梭各個世界的能力。

有些評論者弄錯了這個基本要點,
只以他本來要評論的作品能不能令他代入作爲基本,
這是本末倒置。該評論者可謂失格。
(要是一個社會學家、人類學家、文化研究家、歷史學家、文學研究家缺乏這種能力,可謂無能)

筆者的立場不是說:我們不能說作品的好壞
我的立場是要說:無論作品好壞能不能令你投入,
評論人的責任正是要代入作品
然後說給其他人聼他的意見是什麽:
這個作品做到了什麽、做不了什麽。

另一個荒誕但聼上去很合理的説法是
評論的目的如能刺激大家討論就是足夠。
筆者認爲,
一個好的評論如果只是刺激大家各說各法,
而不能令人有任何共感,
那是一篇極端壞的評論。

引用某朋友的説話:


除了宅,看文章才沒有人有空理會你「心意」是如何,而是看文章本身能否做到交流。就如陳琳罵曹之文章,就算是惡意寫的,但曹操讀之還是爽得頭風也去了,這是好文章。垃圾文章,就算以無窮的「善意」寫成,終究是不值一讀浪費時間的廢文。很多如XXXX之流,以為花了時間(讀/寫)就會自然了解。他們不知道缺乏洞察力的單純經驗只是純粹時間的過去,見識比當地的住民還要低!

相反,譬如以下的街坊式意見,
反而能切中要害
這個遊戲不好,因爲不能跟某角色H!
如果這個街坊式評論是好的(不理對不對),
覺得能有鼓動出Fan-disc的可能。(某書店主朋友語)
這個常見街坊評論,反而最真實、最可貴。

無論是電影/文學/漫畫/動畫
搞錯了最基本的目的----溝通兩個世界----而不能令人有任何代入的評論,
就是最失敗的評論,
因爲評論人放棄了他最原初的責任。

無論目的是要評一個作品是好是壞
評論人的責任應該是以無畏的共感去穿梭幾個世界:
作者的世界、
作品的世界、
讀者的世界、
真實的世界

可想而知,
這必須有大勇氣與大冷靜之餘
又不失最感性的能耐。

於是乎,專業的好評論人往往不負面評價一個作品
主因是他們寧願偷懶選取自己喜歡的作品去評,
也不冒險失職去評一些自己覺得不好的作品-----
因爲那要花上更大的能耐,而稿費一樣。

筆者最享受評論的地方是
莫過於跟作者談話那種過電感覺
朋友頗欣賞我這個説法
並認爲單就這點我有作評論人的資質。
我欣賞他對我的這個説法。(笑)

最後引用某歷史教授的説話總結:
我們的責任不是去說某段歷史好呀壞呀;我們的責任不是去弄一個道德判定;我們的工作是去衡量當時的人在該時代所限制的環境能做到什麽、不能做到什麽。我們最多是了解這些人在那個是如何的、他們的感情與他們的決定,從而看到他們的限制,在找到新的可能性。
文藝評論者的責任一樣。

所以,
共感的能力就是所有評論人幾乎最重要並且唯一的能力
而判斷一個評論人是不是失職,就是看看他有無說這句話:
這是壞的作品,因爲我很難代入這個作品;而我不能代入這個作品,原因是這個作品不能有效地令我代入。

而爲了要説明評論者本身的失職,無可避免地編織了更多更多的神話,令原本的目的更遠更遠。


更新:我對AuYeung先生最新的回應
通往天國之血路

延伸閲讀
評論基本解説:爲什麽不要比較
解拆、重搆、幻想及創作

示範
爲什麽你要讀讀日本文學(Fate/Hollow)
爲什麽Saber每天都要吃飯(Fate/StayNight)
一種哲學境界的電影評論

16 comments:

AY said...

你好,我是某文作者本人。拜讀貴文,也作了一番思考。
以下陳述我的意見。

請指教肯定文章作者不能代入遊戲的根據所在。
我對任何重視故事性的遊戲都要求自己100%融入遊戲世界之中,這是我在第一篇文章(請注意那本身只是留言)中使用「玩完遊戲,回到這邊世界」一語的原因。進入一個世界時,我是完完全全「飛」了過去,感覺與在其中生活沒分別。所以突然電話響起,把我打回這邊世界時,我會感到莫名的不快(要重新代入異世界又得花費一段時間和精神力)。我曾經為了代入某世界之中,而把獎學金的最終面試都放棄掉。

我喜歡用一個表現:在遊戲異世界中「觀覽探勝」。我玩任何一個遊戲都有這種感覺,其差別只在乎旅程最終留下的東西。
我論Fate反覆依據的精神論之淺薄,正是代入其世界後,反照自身靈魂而得之解。
說心理描寫及說理之欠精確,也是一樣。
Fate世界最終帶給我的是絕望和空虛無聊,如果這個「成果本身」已是君所言不能代入遊戲的證據,那我只會感到另一種的絕望。

故欲詳知文章作者不能代入遊戲的根據。
如果是因為身為作品支持者而不能認同該評論(只指第二篇,第一篇可以不理)背後所作的工夫,那這個批判也可以空泛和主觀言之。

其實「空泛和主觀都到達了一個境界了」一類的批評本身就不免空泛。
不論我的某篇評論使一個人目明耳順與否,所有評論都是我代入遊戲之中,一點一滴在心頭的積累成果。遊戲途中記下要點,完成後立即整理、修正、定稿。
所以我從來不能與他人一起玩(故事性強的)遊戲,玩一款遊戲的時間也一般比他人為長,而且原則上不會批評自己沒有完全攻略的作品。這樣的評論從長年前到現在寫了幾百篇。
所以本身發掘了很多被所謂「不能代入遊戲者」摒棄的優良作品(著名例子是君望的愛美編,有興趣可自行搜索)。
可惜我沒有為Fate寫作長文評論(但我對遊戲的絕望,也使我無法拿出氣力執筆),短評只有代入作品後得到的結論條文而沒有過程,對於意見不合者視之為「空泛和主觀」也許避不了。但也得一說那種批評本身就很空泛和主觀。
假設有Fate的長評的話,有關這方面的討論也可以具體得多。

我對遊戲及遊行評論的熱情和矜持,這是小生評論的長期讀者都會知道的。所以「沒有代入作品」可是一件大事,這是我自已的矜持不容許的。
說我空泛的人士,都沒有就各項具體發現作出反論,也說不出其他的一些更具意義的全體性發現。這是當前的狀況。
反而,如果Fate的支持者有另一套同樣是代入遊戲世界得到的全面性觀點的話,我很希望讀一讀。

現這篇日誌一瞥起來好像道出了一些真實,但只要把某種事象和信念、主義、學養etc.連結起來,很容易便能揮毫完成的借題發揮式文章。
我不否認信念或其關連事象中含有真理,但該真理能否適用於說明某個特殊事象(吾文)是另一回事,而文章完全省略了把兩者架橋的工夫,在被批評者眼中看來容易變成空洞的借題自我發揮甚至中傷。
君自言不喜歡的東浩紀之屬,其議論正是因為有此弊而為我唾棄。其論中確有真理,然而以該理來詮釋otaku這個事象,則純是自我滿足式的借題發揮,其結果「規定」了該事象的話,為該事象的相關人物(otaku)所怨懟乃當然之事。
君之文章亦見此弊。結果只是一個把自己表現成站在高處的作品支持者的抗辯。
在這方面我得表明,作為誠實的遊戲評論者來說,我難免感到不快。

若有對Fate的整體短評,請具體論述。此正吾人欲觀者也。

思兼 said...

根據以下的引文:

A)
於是我到處問人家《Fate》有甚麼有趣,人們各自給予不同答案,但無奈的是,即使完全掌握他們口中的《Fate》優點之後,我還是不覺得那些地方有任何魅力!那時我始於發現,我的意識和市場多數派的意識偏離得很遠,我大概今後也不會再在otaku世界內得到甚麼潤澤了。

評:
時代錯誤,尤其不能投入讀者/使用者的世界。既然掌握了所有人說的優點你也毫無同感,就是不能理解---你自己定義的。


B/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始,我發現市場上受歡迎的作品,都變得與我的價值觀背道而馳,結果(即使我自己完全沒有變化)我漸漸變成了每每抨擊新出爐名作的少數派。以為自己熱情已沒有了,試試找回上世紀的名作重溫,竟又發現自己內心的火焰一下子便燃起,不其然產生慢惡現代、再回到舊時的想哭感覺。

評:時代錯誤;尤其不能投入現在的世界。
建議:做一個只能評論該時代的名作的評論人,不要評論自己毫無感覺的作品的評論人---事實上我的文章也只是指出,一個評論人無需也無須對所有作品有所共鳴,並附加說這個原因是因爲評論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作品所需要的共感更高。這並非必須。
但如果評論人自負自己的能力,卻仍然不能證明自己能有效代入一個很多人都能代入得遊戲,而自己聼了很多人所解釋的理由也不能掌握的話,必須承認代入失敗。


C/總結:
一個簡單的邏輯錯誤---
我認爲你不能代入Fate的世界(包括讀者的、作品的、作者的、還有與現實世界的聯係)
事實上你也是這樣承認
而我的目的只要是能説明你不能投入Fate的世界就能成功(就算你能投入N個遊戲的世界而不能投入這個遊戲,也不能增加你的辯論立場)

就辯論的立場而言
我無需去寫一篇正面(或負面)評論Fate的文章去支持我以上的立場;
相反,你需要寫一篇文章證明你能代入Fate的世界,而令(至少是該版的讀者)有同感。

多一個附加的旁證(沒有令我的主張多一力量,但可作參考)
i/極多玩家有共感(可參考版上各種留言,其中)
2/可參考附帶的參考文獻

(用我們成熟的學術語言的Version)
一個不會變化的Habitus,
如何去理解新成立的Field?

(用某朋友的港式説法)
呢條友最頂癮既係超自戀自我中心,講乜「以前我覺得正既game市場都好鬼賣得,蝦,點知近黎我覺得廢Dgame市場一定紅喎!真係難明喇」

(用國内網上留言的中式説法)
``拉不下面子的老人企图挽回交流劣势而已


換一個説法:
無論你能代入N個遊戲,
而承認你不能代入Fate的遊戲(加上你把握了很多人所說的優點你都完全不能理解,又,這個遊戲確實令很多人有不同感動----在留言版很多人這樣說)

我這文章的目的已經達到:因爲我只需證明你不能代入一個很多人受歡迎的遊戲就行,而你所說的已經表明這個不能投入的重大苦惱。

said...

『做一個只能評論該時代的名作的評論人,不要評論自己毫無感覺的作品的評論人』
我想起上世紀鋼琴大師魯賓斯坦的一個訪問。魯賓斯坦曾為世人引介他當時「年輕」「新」作曲家德布西、拉威爾、史達拉汶斯基、浦羅歌菲夫等;但他坦言自己原全不能理解他晚年時所出現之「新」作曲家如布烈玆的音樂。對於後者,他認為自己沒有權去判斷那些自己不明白的東西。他認為他只有權批評他自己明白的東西,因為他能清晰的告訴別人原因何在、能為他自己的論點辯白。

AY said...

在本文的留言欄連同這裡的批評作了統一回應。(http://www.cuhkacs.org/~benng/Bo-Blog/read.php?496#topreply)
為了避免multi-post,請容我只寫一次。

在這裡只說一件事。
我希望你寫Fate短評,根本不是望拿來作這裡辯論的材料。你想分出甚麼勝負的話便自便,我一開始的目的已經不在那裡。
我只是想真心的聽聽Fate迷的意見,而我覺得你有足夠能力書寫一篇不停留在斷面水準的Fate評。
聽到你的回覆,不免感到一陣寂寞。

思兼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思兼 said...

簡單回復:

0)此文目的不在針對你的發言。此文的目的只是借題發揮,用作一般論而言。
縱然動機如此,但如果看官對號入座,非我所能控制---這是愚笨行爲第一。

針對個別發言的,見最新的post。

1)我幹什麽無端要寫一篇Fate的短評出來?你以爲一篇自己滿意的整體的評論是那麽容易用那些文字堆泡沫堆出來的嗎?

你要是說想知道爲什麽Fate好而要求別人解説(其實大家也在做你所謂的斷片評論),就不要一開始就寫出那些自慢自大的說話,光惹討厭-----扮演一個什麽都懂什麽都能代入的態度去列那11點批評。

你要知道寫一篇負面的綜合評論跟你往常的評論根本不同。你根本不懂得寫一篇去反面批評而能説服人的評論。


2)我的責任只是指出批評者的所謂批評佔不住腳的原因。

我的這個反應,只是單單因爲評論者所提出的所謂評論,缺乏最重要的一點的、其他玩者所有的[感興]。

3)你是不是來辯論,不関我事。
我的工作只是指出你的目的與你實際所講的話的方法一塌糊塗。

本來這事情就沒有你所說的勝負的意味。

我(或其他讀者)也沒有那麽好氣無端要寫一寫一篇要令人覺得好的所謂綜合評論(有人工或者因爲出於感興而寫給感情圈子的人看除外)

但由於你不斷在發放一大堆的奇妙邏輯,完完全全把説理責任推到其他人身上

其他人爲什麽有責任要滿足你的要求?

他們只是要能反駁你並指出你垃圾、你混帳,因爲你不能了解他們的感性就足夠----從論理上來說,他們的立場不是跟你交流。

當然,能夠交流固然好。但如果你的目的是出來交流,第一篇目的似乎已經足夠。

一個比喻是
你明明去踢人舘,說人作品如何如何不是,
人家出來打你,你又說你的目的是來交流、不是來分勝負。

廢話。
這就是徹頭徹尾的所謂阿Q精神了。

我只是用一般的常識來指出你這個言行是如此的荒謬,卻被說成是什麽惡魔一樣的自大狂。一個什麽自己重視情感的人做了不合理的行爲,基於好言相勸卻被說是什麽惡魔,令人氣憤。

關於方法學上的,補充一點:

你既然不能感受到遊戲的魅力,就說不能感受。

但你要分析爲什麽你不能感受遊戲魅力,跟其他人寫一篇解説他們爲什麽能夠感受到,

你知不知道這個是何等糊塗的要求?!

要寫一篇文章分析自己爲什麽不能感受遊戲魅力?

天,你知不知道這是何等的高要求?
對不起我連正面寫一篇你所說的綜合正面要求也做不了。

你慢慢享受這種自虐的過程,並尋求一下擁有共同趣味的交流者吧。

AY said...

只「斷面」式回覆。

>扮演一個什麽都懂什麽都能代入的態度去列那11點批評。

我不知你有沒有一直讀第一篇東西開始的留言,我開始已指出我每完成一個遊戲都會寫作評論,目的也不是在某某網站刊載。那Fate本身是日文,只在一些動漫遊戲團體發表過。
看見第一篇東西被拿了來獨立成文,我才急忙拿它來作補充,但那篇也獨立成文了,結果越搞越大。我原來絲毫沒有找Fate迷碴的用心。

你說對,我的人際溝通能力是很差,只是想拿心來問問別人某作品有甚麼偉大,結果在幾次偶然加上必然之下變得現在這個樣子。
但我也能說,那種人際溝通能力差的人不限於我。

我最重視感興,既有感興,淡淡一言告知,我已如沐春風。人生樂事莫過於此。

思兼 said...

>看見第一篇東西被拿了來獨立成文,我才急忙拿它來作補充,但那篇也獨立成文了,結果越搞越大。我原來絲毫沒有找Fate迷碴的用心。

那我希望你能夠了解爲什麽當成正文后,我的那種震怒的心境嗎?
就是完全清楚你這種:[重視感興,既有感興,淡淡一言告知,我已如沐春風。人生樂事莫過於此]性格,我才不得不警告你這樣做的危險性。

你可以說我預知你這種可能性。

這次踢舘舉動,幸好並沒有任何你所說的非理性的人來罵戰。

我做的是説明,爲什麽你做的東西是一個危險的舉動。僅此而已。

AY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AY said...

唉,甚麼都不說了。一個「寂」字。

思兼 said...

下周之類出來喝茶
享受那種Sabi-Wabi的感覺

AY said...

怎麼刪了上一篇留言呀……剛剛才覆了。
嗯,不管了,用日語講句:

どうでもいい。

思兼 said...

そうですね(茶

思兼 said...

うん

以下はご希望の評論です:

Fate精神といえば、

今私の感じることです

(光速逃)

Anonymous said...

私ならそれを「二重影精神」というかもしれませんw
http://www.keroq.co.jp/product/nijuu/top.htm

AY said...

↑私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