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2, 2006

通往天國之血路

The UNunderstanding of Fellinin ... may just come from neglecting the possibility that, to appreciate those guys' works, it is aesthetic sensibility but not rational analysis that is the key, as those works can plausibly be supposed to be "felt" rather than "understood" in the first place.
To put it briefuly, the UNunderstanding is due to trying too hard to understand.


李天命[殺悶思維]

=============================
李天命先生的【李天命的思考藝術】
多被認爲是一種教人辨論取勝、駁斥對方的邏輯/思考方法的書。
雖然這種説法錯不了,但筆者認爲李生的目的,
並非這樣簡單的所謂理性取勝。
他的目的,是破除一些人心最底的虛妄。

我抱同樣心理,嘗試替AuYeung先生破除一些很根底的虛妄。
我的用意是「拿出意見分享」、「心得交流」而非「戰負分明的戰爭」。
我的背後動機所藏的,是「天真的小孩子」與「真誠的心態」。

破邪/顯正的「破執」行爲
常被誤認爲是「強求勝負」的「總之一切勝負成敗之爭」、
「只是證明了一個以勝敗詮釋人際溝通的殺氣騰騰的心像世界」,
但這種天真的誤會,只是----終究是----一場天真的、
顯出自己不能接受別人意見的自我封閉世界。
以下以這種菩薩心腸書寫。

按:先破除一些誤會---
1/我的目的與是否支持Fate的遊戲無關
2/從來沒有想過要取勝---我的言行事實上也並非辯論
3/我要破的,是那種不斷在兜圈子不承認自己錯誤的妄執。
4/其用意不是在辯論取勝。其用意完全出於友情、人與人之間的完全開放的心靈。

(給一般讀者:
整個討論的流程頗長,閲讀可由這裡開始,之後是這裡,最後是這裡
以下引言多取自第二篇後部的。
按:引用出處頗繁,多從略)


1「正是因為不明白其魅力所在,才想求教啊。怎麼會變了指責的呢?」

理由很簡單:
因爲那十一點對Fate的所謂「評論」,
對其他玩家與留言版的讀者而言,
正是十一種對遊戲的「指責」。

幸運的,如作者所言,
該版的讀者頗爲理性、民風純正,
幾乎每篇的回應都是協助AY先生了解Fate遊戲如何好玩

但要注意的是:

2/「先寫出自己的評論是必須的,因為議論需要從既有基礎之上出發。」

此乃整個討論的最基本的辯論毛病出處。
對讀者而言,他們看到AY先生那11點指責
並沒有理由去默默承受這些指責
-------不論你承認是不是負面的批評與指責,
實際上那些都是批評與指責
(一種你自己討厭的勝負行爲----對,
你的那種方法去評價這個遊戲從來是一種勝負行爲!)。

問題是無論你認爲「被看成「指責」是很可惜的事」與否,
實際上你在指責該遊戲不行
這點至為重要。

哪有這麽笨的人在做批評人的事之後,
然後撒賴說「總之一切勝負成敗之爭,我都不願意看見」。
可以說,整個討論的源頭與令人不滿的理由,
就是AY既提出了那無意識的11點批評(無論你承認與否)
卻又不斷薩賴說自己不是來弄勝負之事

我承認AY先生的内心根本從來沒有如此想過;
但這正是最糟糕與令一衆讀者與友人苦惱之處

讀者要反駁的最便利而最友善的做法是指出:
AY先生並不能完全理解該遊戲。
而事實上知日部屋讀者在看了第一篇文章之後,
幾乎都是提出理由與證據説明該遊戲如何好。

(按:我不得不欣賞知日部屋與部屋的讀者與提出評論的人,
在這幾篇文章中所表演出來的君子論叢風範)


需要注意的是,並非如AY所言,
從道理上其他讀者並不需要做老好人幫你了解遊戲。
大家的心裏都只有一個想法:
就是這位AY先生並不能了解該遊戲。
實際上AY先生也承認他不能了解該遊戲。

奇妙的是,
當AY先生被直接指責這個他自己也承認事實,
他把提出批評的人的理由,
都當作是一些要求勝負、不虛心作交流的攻擊。

那是毫無根據的,因爲
  • 因爲你一開始就擺出攻擊姿態,理論讀者無需有責任提出你所要求的所謂交流,但由於大家也抱同樣的交流心態,也就無所謂;
  • 當被直接指責這是因爲脫離時代的時候,(最奇妙是連本人也覺得不能理解的時候,邏輯上就等同不能代入遊戲理解---詳細分析見前天的文張)就覺得不高興,並反過來批評提出這些指責的人不是求交流而是求勝負。
這真是一種荒謬的、不負責的與毫無思考法度可言的撒賴行爲。

用Kenka先生的説法,這是
雖然言詞上說"討論", 反駁時就指責對方"言語暴力", 那不知應該怎樣提出反對的意見了. 因為那是道德高地的言詞, 一大頂帽子蓋上去, 討論已經不成立了.

沒有比這更討人厭的所謂「理性討論」與「交流行爲」。

實際上打從開始就沒有人要證明AY先生「有代溝」等找個勝負,
而且非常幸運地也沒有AY先生所形容的瘋狂fans來做不理性的討論。
來説的人都是不斷地解説自己對該遊戲的意見與感想。

奇妙的是,當AY先生回復別人的時候,
語調往往是説明別人的説法他不能感受到
而提出自己的反面意見。
這也無所謂。
但這樣一來就更加令其他讀者認爲AY先生有認知上的[代溝]。

我認爲,
承認這點事實已經足夠。

要不要去理解,並非重要。
重要的是,經過多重努力,
能理解這個世界有些東西是自己不能理解的話
已經對這個世界理解多了一分。

但反過對提出這點的人,
說出什麽「把甚麼都看成勝負成敗之爭,正是我最討厭,也不會參與其中的」的説話,正如AY先生自己說的「只是證明了一個以勝敗詮釋人際溝通的殺氣騰騰的心像世界」,極端令人討厭。

這只是一種「妄指人妄,自暴其妄」的行爲罷了
-----犯了不當預設的謬誤

按:不要那麽傻看見這些被指出思考方法有問題的善意(?)批評就當成是人家心像世界殺氣騰騰。

總結:
我承認AY先生所講的心意、善意等是真誠的
但我不得不指出討論背後的邏輯與方法都是一大套混賬的迷茫。
這種迷茫與「執」,無非因爲自己一方面承認不能理解的事實與一方面不承認作爲專業的評論者有他所不能理解的一個遊戲的出現---

對,不能理解單單一個他媽的有什麽大不了的遊戲就足夠令人瘋狂。

用達先生之前的意見總結一下
我頗喜歡這個評語:
『做一個只能評論該時代的名作的評論人,不要評論自己毫無感覺的作品的評論人』我想起上世紀鋼琴大師魯賓斯坦的一個訪問。魯賓斯坦曾為世人引介他當時「年輕」「新」作曲家德布西、拉威爾、史達拉汶斯基、浦羅歌菲夫等;但他坦言自己原全不能理解他晚年時所出現之「新」作曲家如布烈玆的音樂。對於後者,他認為自己沒有權去判斷那些自己不明白的東西。他認為他只有權批評他自己明白的東西,因為他能清晰的告訴別人原因何在、能為他自己的論點辯白。

諸多朋友的工作與心意---作爲閣下最期待的朋友的真心誠意的----就在這段東西了。

1 comment:

AY said...

這是一篇好文章,讀後確有啟發。
倦得將死,不想逐點回應。只是有關文中一個大前提,我必須作出呈清。(以下引用上篇日誌中留言,略加修正。)

希望大家一直從第一篇東西及其留言開始閱讀,我開始已指出我每完成一個遊戲都會寫作評論,目的也不是在某某網站刊載。那Fate短評本身是日文,在兩年前寫的,直至昨天為止只在一些日本動漫遊戲團體發表過。
看見第一篇東西被拿了來獨立成文,我才急忙拿它來作補充,但那篇也獨立成文了,結果事情越搞越大。
我原來絲毫沒有找Fate迷碴的用心,那篇短評的寫作用意本就不在此。

只說這麼多,其他「任挿」。已不想糾纏過甚,對blog主對我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