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3, 2006

石原さとみ






















正所謂berseker死十多次都還未死得(笑)
想練思考方法利劍的人
卻可嘗試把那些文字泡沫當作訓練材料。
這邊我們還是留些氣欣賞正牌美人

石原さとみ(Ishihara Satomi)
















我們該如何欣賞上面的圖片呢
大家有三個選擇

A)很正啊!!!!!脫下眼鏡一刻最萌!

B)覺得不好。這不是我杯茶。

C)雖然覺得不好,惟有“專業評論”來解釋對石原Satomi的不滿:

「反傳統的眼鏡下是開放式的面部架構」
正是讓看官看盡世態炎涼,方能任其建構出自己的世界觀。漂亮與否沒有定論,但眼鏡內無數的思想信念性格心結交織,彷如一首壯大的史詩,脫下眼鏡後境界自又一新。問題大概是(以我的藝術觀來說)眼鏡有形而無質,所以我難以認同其真價。「她眼鏡所敘述的是這人面部所會遭遇到的各種可能性,而更進一步刺激看官的想像力與融入感,讓玩家在腦中輕易的創造出同樣世界裡的各種故事」一語,其內容屬於「形」的層面,對我來說只有這些部分的話,難以成為「真正」的美女。


按:不用看也知道是思維迷茫、語意錯亂的文字堆泡沫
只用不懂得掌握思考方法的人會認爲這是上等的評論吧(茶)
(引文經過一點點修改~~~但都只是把主語等換上。)

11 comments:

Kenka said...

comment c可以改成以下句式

眼睛只是萌道具
脫了眼鏡還漂亮才稱為美女

現在satomi chan脫了眼鏡就不美麗
不算美女

但要知道這樣答中文科考試題目是不夠分數的
(淚)

至於我對satomi chan的相貌沒有太大感覺, 至少我不是網主一般有眼鏡屬性(茶)

AY said...

還在纏啊老友(笑)

Kenka said...

真心一句, 我有你那種文字功力, 考中文就不會那麼低分了...shikushiku

AY said...

我始終做一個詩人比做學者好,也可以說我本身就沒有把學者作為一個目標。少時看過思考方法的書,覺得感覺很不合自己,當時與詩人朋友一同取笑,所以後來便刻意地沒有再看。
兩種截然不同的「異類型人」,說要交往的話確會麻煩呢。

Kenka said...

從來溝通都是難事, 尤其對於我等與紅世關連太深的人而言, 紅世之王也好, 徒也好, flamehaze也好, 一見面很難不大打出手...

慶幸這個社會有極大量存在之力, 也有封絕之法, 讓我等與紅世關連的人可以不影響各自謀生的世界之外尋找到生存意義...

不過呢, 就算在封絕當中, 眾多現實的物理法則都可以被自在法顛覆, 但最強的自在法, 仍然是愛啊...

(我一直認為, 夏娜根本是在說ACG世界)

nihilist said...

老實說,我對"空熱血"的評語感到很不滿。
以我的觀感來說只是評論者代入失敗罷了。

一句對於air的"評論"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一部賣萌灑狗血的作品"。換做"空精神論空熱血",實在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就像度過一個快樂的夏天不需要理由,
想救助眼前所有能救助的人又何必需要理由?

AY said...

不想再就此問題鬧下去了,嗯,想救助眼前所有能救助的人當然不需要理由,我的point不在那裡啊。想救助眼前所有能救助的人不需要理由但主人翁卻有理由迷惘了,那麼破迷之際他自然有破迷的理由,所有階段都是在同人地點的話,問題可謂沒有解決,就是我說迷或不迷都變成random,將來隨時重蹈舊路,沒有納得爽快感覺的原因。這評價之差同時與接觸過去作品的經驗有關。而AIR的那句根本不是說精神論,那種感想倒是聽得多了。

nihilist said...

>但主人翁卻有理由迷惘了
能不能解釋一下這一句?
我看不出主人翁是在指士郎還是ARCHER,
也看不懂是在說是何理由是何迷惘。

ARCHER的後悔跟迷惘主要是來自於當上英靈
之後所面對的情況,還沒死也不一定會成為ARCHER的士郎有啥好迷惘的?你說你也知道救人不需要理由,而士郎的目標不就只是想救人而已?除非你說的主人翁不是指士郎,不然後面又說有好理由迷惘豈不自相矛盾?

如果AY閣下無法看出自己所寫的文字會給別人帶來什麼樣的想法與反應,那為何能認定自己可以觀察且正確評論別人寫的文字?閣下的標題雖然是打"教我如何欣賞",結果自己回應卻盡是在教人如何不欣賞。
如果閣下認為自己沒有教人不欣賞的意圖,那表示閣下無法看出自己文字給別人的觀感,如果後段有說出閣下真正的意思,那把標題改一改吧,別再掛羊頭賣狗肉了。

AY said...

唉呀,我說的有理由迷惘是指士郎啊…劇本中段的時候。一直沒有任何思考威脅的話,就這樣子信下去便是,產生懷疑即是說有了要這樣做的理由,那麼同樣,其後修復本身的信仰,也是有理由而達成的啊。
有關我和日本的一般反對者在方面的想法,可以參考那邊我對ms09r2的留言,寫得比至今的回覆要清楚。完全沒有同感的話,那繼續做fans便可以了,根本和我的想法沒有抵觸呀。
那標題不是我起的,那日記也不是我有心投稿的,本來只是別的日誌下面對話中的留言……不喜歡的話不理便是,起初還好,無謂到了這個地步還苦苦求戰啊。我不會也不能否定你的信念,作為一個人,我徹底尊重你對士郎的堅持的認同。
真的不想吵下去了啦,君與我的這種「信念之爭」再繼續下去也不會有結果…一句說話:倦。
休戰吧,我不想傷神過甚。相信兩處blog的主人也是這樣想,現在我在那邊的評語也改變風格,變成雜談了……望理解。

思兼 said...

首先謝謝nihilist來玩
特別這邊比較冷清(茶
近來多了人來玩玩我就已經覺得好(笑

就立場而言,跟nihilist一樣咯。
開戰原因嘛...唉
(那個任意引用的習慣實在orz)

[信念]之爭我可能是同意的
就是:幹什麽評論

這個大家值得思考。

既然收戰,
那邊就不要繼續講好了。
就算你說的‘雜談’也最好立刻停。
就算nihilist、各關練朋友與我停火,
否則那邊還要亂很久,
煩惱的是AY而已。

因爲打從開始到現在都違反評論人的不成文行規啦,就會演變到不能收尾的。
這邊已經收戰,但難保一些新讀者來看到又憤怒起來。(就是那樣才很避忌普通留言會成正文)

Nihilist想必我一樣,有那種
要阻止不守不成文行規的人的同樣無奈感覺。
maintain討論order與規則實在痛苦。

餘興:
一個理性的維持版務,這個其實最應劈文。
(或者封留言)
不劈文以至還不斷成立新文,
就是戰火蔓延而且沒完沒了。

既然兩邊表達立場清楚
這以下留言不可再講這個事件!
否則劈!

但歡迎大家交流其他東西!(笑)

AY said...

閣下總是想太多了…(笑)不知是否港日對評論之義想法相差甚大。
我也有「很多」想說,不過就此閘住。:-)
雜談方面,有人覆我便會答,沒任何開戰動機,也沒有理由開戰。尤其變成小眾對談的現在,雙方說甚麼也根本影響不了些甚麼。傳教也不要太糾纏,即使介紹好的洗衣粉給隣居糾纏過甚也會惹反感。
嗯,就是這樣。好眼睏的說…
I've的歌真好,聽上腦了w